Tag: 现代体育公园

『运动扬州特刊​』学海泛舟:浅谈现代城市公园的体育运动价值——兼论扬州体育公园体系建设的现实理论意义

原标题:『运动扬州特刊​』学海泛舟:浅谈现代城市公园的体育运动价值——兼论扬州体育公园体系建设的现实理论意义

加拿大学者斯蒂芬L.J.史密斯在其《游憩地理学》一书中提出:“游憩是一个难以定义的概念。在实际应用中,游憩常常意味着一组特别的可观察的土地利用,或者是一套开列的活动节目单。游憩还包括被称为旅游、娱乐、运动、游戏以及某种程度上的文化等现象。”通常意义上的“游憩”主要是指人们在闲暇时间所进行的运动、休闲、娱乐、旅游等各种活动,用以恢复人的体力和精力。

早在上世纪30年代,《雅典》就明确提出,“城市规划的目的是解决居住、工作、游憩与交通四大功能活动的正常进行”“在城市附近的河流、海滩、森林、湖泊等自然风景幽美之区,我们应尽量利用它们作为广大群众假日游憩之用。”其实,对于城市美好生态与市民日常游憩有机统一的最初探索和实践更早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

古希腊是世界上最早对体育运动表现出狂热兴趣的民族,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通过体育运动向人们传达城邦的政治思想和精神追求。在古希腊,各个城邦都建有供人们进行体育锻炼的运动场。而这些运动场从一开始也是被当作公众集会的公共空间,观看比赛、举办聚会以及探讨哲学。从柏拉图的对话和谢诺方特的著作中可以看到,所有情节都是在运动场这一特定环境中展开的。哲学家们要求凡建造体育场都要考虑其自然环境——在莱基亚,这类运动场就建在公园中;在埃利斯,环绕体育场所建的花园,本来就是天然的森林。可见,城市里的体育场地与公园绿地早已构成了和谐统一关系。

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言“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城市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城市与农村的本质区别是生产要素的高度集聚和空间分布上的高密度建设。城市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人们相互之间的需求增加,生产分工不断细化,生产效率显著提高,就业带动就业,繁荣促进繁荣,特别是在工业化以后,更高的要素回报,更多的就业机会,使得城市对农村的发展优势进一步凸显,城市成为整个经济体系和社会发展的中心。在这一过程中,城市也集中爆发了农村人口的大量涌入、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张、设施建筑的密集建设所造成的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生态退化等“城市病”,以及相伴而生的肥胖、疲乏、焦虑、封闭等人类的身心疾病。《雅典宣言》也将这一时期的游憩问题归结于大城市缺乏空地,并指出城市绿地面积少而且位置不适中,无益于居住条件的改善。

以19世纪上半叶英国为缓解城市环境压力和社会健康而进行大规模的公园绿地建设运动为先导,19世纪中叶以来,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化、民主社会的崛起,对“城市病”诸问题的解决与城市环境的改造被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一场轰轰烈烈的“城市美化运动”就此拉开序幕。以霍华德为代表的“田园派”、以奥姆斯特德为代表的“景观派”、以丹尼尔·伯纳姆为代表的“综合派”,虽然各有差异,但是致力于美化运动的内容基本一致,即规划建设公园、林荫道系统和城市中心。

1858年经过精心规划设计的美国纽约中央公园诞生。中央公园坐落在高楼林立的曼哈顿中心,是纽约这座繁华都市中一片静谧休闲之地。中央公园南起第59街、北抵第110街(约4023米),东西两侧被著名的第五大道和中央公园西大道所围合(约805米),长跨51个街区,宽跨3个街区,面积达340万平方米,方正的公园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森林,建有动物园、运动场和游乐设施,被称作是纽约的“后花园”。自此而后,欧美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城市公园运动。这些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中涌现出的现代城市公园逐渐形成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将体育运动场地和设施有机地嵌入、融于生态公园之中。

诸如,英国伦敦摄政公园,原为皇室猎场,占地166万平方米,其中央草坪提供了橄榄球、垒球、足球、板球、长曲棍球等运动的场地。围绕公园的草坪、湖泊、山坡布局了不同长度和类型的健身步道,供锻炼者选择,是伦敦最大的可供户外运动的公园。德国慕尼黑奥林匹克公园,借鉴了英国自然风景园林式设计手法,以开阔湖面为景观基调,沿岸配合大片变化起伏的草坪,中间分布了33个体育场馆,深刻体现了“近距离的奥运会”这一建筑设计主导思想,是市民最佳的体育运动去处。西班牙巴塞罗那蒙锥克公园,将城市文化、体育运动和生态环境有机融为一体,合理安排剧院与博物馆、花园与林荫道、各类运动场和游乐场,特别是突破了大型体育场馆的地域限制,转而以小型体育场所和运动设施结合公园融入城市社区。日本三木综合防灾公园,由中央的城市道路将其划分成东部“运动森林”和西部“自然体验森林”两大区域,“运动森林”区域中的体育场和体育馆可作为储备仓库,“自然体验森林”区域中的网球场、草坪广场和游乐园可作为临时避难场所,具有平灾结合、体育运动场所和区域防灾避灾中心相融合的双重属性和功能。

这里对中国现代意义上的公园也稍加赘笔,学界基本认可上海的“公花园”(现黄埔公园)和鲁迅公园(原虹口公园)可以视作为中国最早的公园和体育公园。前者建于1868年,是以大草坪、林荫道为突出特征的欧式花园。后者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因有广阔的体育运动场地,常被军队、警察作为操练和阅兵的场所,先后举办了1915年、1921年的第二届、第五届远东运动会。而关于在公园中开辟运动场地的城市规划设计理念的最早提出,应为陈植先生于1926年所作的《镇江赵声公园设计书》,书中明确提出“山后之平地,果能早日收买,则网球场及其他运动器械之设施,并不容缓也”。

从以上关于古今中外城市公园建设的实践与案例,我们不难看出,在城市的美化、公园化、公园体育化的历史、社会演进进程中,公园体育运动的功能和价值被不断挖掘和放大。体育运动不仅成为一个国家和地区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而且成为现代城市规划建设和治理的重要考量。换言之,兼具生态、体育、休闲功能的公园理应成为现代城市的基本公共服务配置。由此,可以对现代城市公园进行定义,即基于发展逻辑和管理原则的系统,是集体育运动、休闲娱乐、文化展示和生态保护于一体的多功能复合型的城市公共空间。

而这一城市公共空间,应对“5个E”予以重点关注:第一个是Economics(经济),即适应经济发展水平、土地集约高效利用以及公园建设运营自我平衡;第二个是Ecology(生态),即构建绿地体系、提高环境质量、涵养城市生态;第三个是Enrichment(促进),即推动全民健身、促进身心健康以及促进城市安全运行;第四个是Exchange(交流),即增进地区之间的体育文化交流和人群之间的社会交往;第五个是Equalization(公平),即体现服务设施的公共性、公众权利的平等性和服务功能的普适性。这五个方面应成为现代城市公园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在前期探索实践的基础上,以2015年9月召开的扬州市公园体系建设推进会为标志,我市已相继建成并免费开放了198个生态体育休闲公园。这些公园从20公顷以上的市级公园、10-20公顷的区级公园、1-10公顷的社区公园到400平方米-1公顷的“口袋公园”面积不等,市民步行十分钟即可抵达,并标准化配备了体育设施、健身器材和儿童游乐设施。

以扬州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为例,该公园分别建有3公里长的健身步道、3.2公里长的自行车道以及足球、篮球、网球、乒乓球、羽毛球等室外球场和室内球馆,开放一年接待量即达到400多万人次,每到周末、每日晨昏都有数千上万市民来到公园进行跑步健身、享受畅快呼吸。

再比如,扬州五台山大桥公园充分利用桥下空间,形成了300多平方米的篮球场、200多平方米的羽毛球场、1条宽2.5米长1公里的环形健身步道,建成投用后得到了周边居民的一致好评。

这些距离适中、面积相宜、广泛覆盖、均衡分布、功能叠加、标准建设的体育休闲公园已然成为老百姓家门口的“运动场”“会客厅”,正在改变着一座城,也在塑造着一城人。

动美案例 重庆石子山体育公园——动美助力打造现代智慧体育公园

等四大功能分区,拥有多种运动类型,周边环绕五大大型社区。动美通过智慧体育公园解决方案助力其实现,从而提高体育公园整体空间利用率,为大众营造友好的运动体验,助推体育健身氛围提升,推动全民健身发展。

重庆市石子山体育公园是重庆市江北区政府为民办实事的重点工程之一,是集竞技体育训练和赛事活动、全民健身、文化、娱乐为一体的开放式、多功能、生态休闲体育公园。也是目前重庆市主城区唯一的公益性综合性的大型户外公共体育健身场所,划分为体育运动区、生态休闲区、产业园区、停车场区等四大功能分区。该公园总占地面积 325亩,总建筑面积 89516㎡,设计容量 7500人/天,停车位633个,周边环绕五大大型社区。体育运动区具备游泳、羽毛球、乒乓球、篮球、足球、网球、门球、健身步道等多种运动类型。

l 需要一套无人值守停车场系统解决公园人员值守成本高,工作效率低,停车财务报表不全的问题;

l 需要一套智慧报表系统,每个场馆、每片场地、每个时段收银都能查看、导出报表,防止财务漏洞;

l 需要一套完整的设备管理系统,对各个场馆门禁闸机、灯具、淋浴等设备进行统一管理;

l 采用动美智能报表系统,线上、线下每一笔收入都计入系统,防止财务漏洞。

l 采用AIOT智能设备管理系统,每台设备台账清晰记录,支持远程操控,智能巡检,故障自动报警。

l 采用动美CRM管理系统,智能创建、执行各类会员营销活动,给予会员真正的方便与实惠,提升会员活跃度,增加会员消费转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