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功能分析

【西迪分享】建筑记录历史 —— 丹下健三

他在建筑界具有难以撼动的地位,不仅对建筑从一而终,同时以记录的手法表达了他对历史的深切关怀。在日本创造自己的作品的同时,不遗余力地培养下一代建筑师,日本的稹文彦、矶崎新、黑川纪章等人都曾师从丹下。无论是对于民族,还是对于建筑,丹下健三都是承担了历史责任的人。

1945年夏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败局已定,但是日本在冲绳等地的疯狂抵抗导致了大量盟军官兵伤亡。当时美军已经制订了在九州和关东地区登陆的“冠冕”行动和“奥林匹克”行动计划,出于对盟军官兵生命的保护,尽快迫使日本投降,并以此抑制苏联,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军方高层人员决定在日本投掷以加速战争进程,地点在日本广岛市,时间为1945年8月6日上午8时15分(日本时间)。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核武器空袭行动,恐怕没有人能知道这场空袭将在人类历史上具有怎样的影响。爆炸造成广岛市十几万居民死亡,遭到毁灭性打击。美国在三天后的1945年8月9日对日本长崎市实施核打击,日本于广岛市爆炸的9天后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历史终将远去但却不会消失,战争带给人类的伤痛逐渐被阴影遮盖,在原谅伤害的同时,人们记忆深刻的是毁灭过后的伤痕。1945年尚未被社会忘却,那年满目疮痍的广岛如今重新于废墟中建造。一座城市,之所以被称为城市,不仅在于城市中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还在于人类所创建的活动场所。当年的广岛人民被战争带走生命,后来无数的日本民众走进废墟,担负起重建家园的使命。

正是在历史与战争、与悲痛相联系的背景下,丹下健三来到了广岛。日本现代的建筑名人辈出,而丹下健三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既是第9位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又是亚洲第一位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1913年,丹下健三出生,是一个大阪富裕家庭的孩子,从小成绩优异。少年和青年时代的他都是在一二战的硝烟中度过,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祖国登上亚洲之巅,随之又因为狂热,被战争所吞噬,然后得到战败的凄凉与萧条,人们开始一段食不果腹的艰辛生活,最后看到现代日本的高速都市化和现代发展,带给丹下健三与其他建筑师截然不同的思想深度。

一个人在经历了社会环境如此大的跨度之后,无论对这个世界有怎样的反思和感触,恐怕都不会平平淡淡。有人会漠视了历史的残忍,有人会痛心于自己的生不逢时,也有人感喟命运的朝夕之变。而从丹下健三的生命轨迹里,是对往事深沉的哀念,并用一种冷静的心态进行记录。把所有的伤痛裹藏于心,放下对历史的偏见,用自己的铿锵之笔,重写了一个城市的命运。

灾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即使明明知道悲伤不会这么快散去,但还是要收拾好所有情绪积极投入到重建中去。灾后的广岛成就了丹下健三,丹下健三也成就了灾后的广岛,二者都为对方尽量抚平战争的伤痛。而大量的战后纪念馆和新建工程,令丹下健三有了发挥的空间。

在一系列的灾后建筑中,广岛和平公园和爆炸纪念馆让他在建筑界崭露头角并进入国际视野。民族特色的建筑轮廓与简约线条搭配,相得益彰,用最简洁的搭配凸显了最复杂的人类情绪。和平公园内视野开阔,慰灵碑与陈列馆沿轴线分布,侧面突出战争的惨烈,强调对于战争的反思、记忆,这些理念元素不仅诉说着一个建筑师的设计水平,更诉说着一个本土人民最普通却最强烈的悲痛。

爆炸陈列纪念馆是用来保存当年爆炸后的珍贵历史资料。在这所建筑的设计中,丹下健三采用了钢筋混凝土架空的方式,让慰灵碑和战后遗迹一览无余,他有意放大尺度,通过简洁的形体表述,让建筑更富有时代意义。

战争的记忆是深刻的,但应对灾难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在回忆里永远保存,但在现实里被发展取代。在规划完广岛的重建工程之后,丹下健三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建筑本身的追求。在1960年的东京规划中,丹下健三提出了“都市轴”的理论,这一理论影响了今天几乎所有发达和发展中都市的建造规划。其后的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他运用象征性手法,在新的民族风格方面进行了成功的探索。

他擅于诠释结构表现主义,也喜欢在建筑中去繁从简,通过简单手法体现意义,他所设计的建筑无不外型明朗而富有张力。山梨文化会馆、东京罗马天主教圣玛丽大教堂、静冈新闻广播东京支社等新颖风格建筑,在丹下的描绘下纷纷拔地而起,给战后的新日本带来强有力的国际名牌。正是这种对建筑始终保持热情和创新的态度,让他在国际建筑界声名鹊起。如今说起他,人们都会说他是日本现代建筑最重要的奠基人之一,就像德国拥有了康德后在哲学上呈现的一片星空灿烂。

他的其中一项作品,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主会场——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日本现代建筑划分为建筑历史前后的界线日,丹下健三因心脏衰竭在东京的家中离世,终年91岁。他的作品将伴随人们铭记历史,而他将与历史长伴。

【残奥点将台】杨秋霞:创造历史!残奥羽毛球中国首金

当前,第16届残奥会已经落下帷幕。 在残奥会的赛场上,充满着不平凡的震撼与感动、生命的不屈与绽放。 独臂泳将奋力击水,盲人跑者努力冲刺,轮椅运动员潇洒挥拍…… 残奥运动员们用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自强不息的人生态度告诉我们“没什么不可能”!

近日,中国残联融媒体开设“残奥点将台”栏目,带您一起走近中国残奥运动员们,他们排除万难,用意志、体能和技能的较量突破生理、心理上的各种局限,用拼搏精神和乐观心态重新定义可能性;他们自强不息、奋勇争先,为祖国和人民赢得了荣誉。

今天,“残奥点将台”栏目带您走近在东京残奥会夺得羽毛球项目金牌的杨秋霞,一起来看看吧!

9月4日,在东京残奥会上,中国运动员杨秋霞击败日本选手铃木亚弥子摘得羽毛球女子单打SU5级别冠军,成为中国在本届残奥会羽毛球项目上摘得的首金。

决赛于东京时间9月4日下午4点45分在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进行。杨秋霞对阵比自己大11岁的东道主选手,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铃木亚弥子。首局杨秋霞以21-17战胜对手,第二局开局一路领先,一度将分差拉到11分,最终以21-9再下一城,最终以2-0击败对手顺利夺冠。杨秋霞也凭借这枚金牌实现残疾人羽毛球项目个人“大满贯”。

“今天的比赛,秋霞一开场稍微有点紧,在处理球上有些保守,出现了一些失误。但半场过后逐步找到了信心,在风向不稳的情况下及时调整,落点也比较准确。第二局开局把握得比较好,在上半场取得领先,下半场再也没有给对手机会,整体打得非常好。”赛后,杨秋霞主教练、贵州省残疾人羽毛球队教练车军点评到。

据悉,此次是羽毛球首次作为残奥项目出现在残奥会赛场上,而杨秋霞的这枚金牌也成为中国在残奥会历史上获得的首枚羽毛球金牌。

杨秋霞1998年生于贵州平塘,2岁时因被毒蛇咬到导致左手臂截肢。2008年由游泳项目转练羽毛球,2013年入选国家残疾人羽毛球队。

据车军介绍,羽毛球运动过程中转体、变向多且突然,单臂运动员需要克服身体残缺对平衡能力的影响。“她刚开始来的时候连跑步都会摔跤,打羽毛球对她来说更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但她‘一根筋’地练,好像怎么练都练不垮。”车军的口中,杨秋霞是个训练相当刻苦的运动员,总在自己加练,训练量通常能比同期运动员多上一倍。“她的成绩是用刻苦训练换来的。”

接受羽毛球训练13年来,杨秋霞曾在2017年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上获得SU5级别单打亚军、双打亚军,在2019年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上获得单打冠军。此外,在2018年亚洲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羽毛球SU5级别女子单打冠军、女子双打季军。

东京残奥会,羽毛球第一次成为残奥会正式比赛项目,比赛包括男、女单打和双打及混合双打项目。按照残疾程度共分为6个级别,WH1和WH2级为坐轮椅比赛项目,SL3、SL4和SU5级为站立比赛项目,SS6级为矮小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