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球星】奥内尔•埃尔南德斯:万千困难也无法撼动爱国心

11月 25, 2022 宝盈娱乐

在一个闷热潮湿的周六早晨,宁静的莫隆镇,黄包车司机在寻找阴凉处,猪在隆隆的摩托车声中被等待着被宰杀。一位有着四个孩子的母亲坐在小镇广场附近,手里拿着手机。

在古巴,网络不仅速度缓慢还受到限制。这样的广场被当做公共WiFi区。这名母亲在1美元的网卡背面输入了12位密码,登录,打开谷歌新闻,然后输入:“Onel Hernandez”。

莫隆镇位于古巴中部的谢戈德阿维拉省。18世纪时,西班牙后裔在当地修了一座巨大的公鸡雕像,成为了当地最有名的地标建筑和旅游景点。

莫隆镇作为古巴的重要交通枢纽而闻名,它是连接古巴东西两部分的锈迹斑斑、摇摇欲坠的火车的中转站。这个城镇又热又潮湿,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令人窒息。人们的平均月薪只有777比索(约合218元人民币)。

乘坐粉色凯迪拉克出租车的游客可能会在从南部城市特立尼达到北部珊瑚礁的途中留下来吃个午饭,但大多数来莫隆的游客不会逗留太久。

埃尔南德斯1993年出生于此,他6岁时离开古巴,但只回来过几次。他的母亲亚内西•玛耶亚(Yaneisy Mayea)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莫隆镇遇到了一位德国游客。一年后,她接受了德国人的求婚,并移民到德国一个叫居特斯洛(Gutersloh)的小镇。此地位于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东北部,从多特蒙德开车往东大约需要一小时车程。这个决定不仅永远改变了一个21岁的单身母亲的生活,也让她的儿子踏上了从古巴到德国的旅程。

“我去德国的时候,埃尔南德斯就住在这里,” 玛耶亚在她祖母位于莫隆镇的简陋的家里告诉记者。

“离开埃尔南德斯当然很难,他的父亲需要签署一份文件授权我带他去德国,他父亲拒绝了。埃尔南德斯和我妈住了两年,直到埃尔南德斯的父亲最终同意。”

在这期间的几年里,埃尔南德斯享受着一个简单的童年:上幼儿园,从邻居的树上摘新鲜的芒果,在街上玩弹珠。他会饶有兴趣地看着火鸡和秃鹫在天空中翱翔,寻找它们的下一顿大餐。终于,搬家的时候到了,他一路哭着去了机场,离开他的家让他困惑和痛苦。

不会一句德语,也没有朋友,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艰难的过渡。但埃尔南德斯的继父是一名足球教练,他认为这项运动可能会帮助他适应当地的环境。埃尔南德斯在场边用西班牙语大喊叫嚷着,但随后,他被父亲推上了球场。

之后他先后效力于居特斯洛FC和红白艾伦青年队,14岁时加入了比勒费尔德的青训营。

“他很小的时候,即使在古巴,他也会因为踢石头而踢烂自己的鞋子,”10年前回到莫隆镇的玛耶亚回忆说,她现在拥有一个农场,在那里养牛养猪。“上次他来看我的时候,我提醒了他,他说:‘是的,妈妈,原来我的血管里一直流淌着足球的鲜血。’”

2010年10月1日,时任比勒费尔德主教练的克里斯蒂安•齐格让17岁的埃尔南德斯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首秀。10天后,他被德国U18队征召。并在对阵乌克兰U18的比赛中披挂上阵。

“埃尔南德斯是一名很勤奋的年轻球员,有着很高的天赋和极快的速度,”前德国、拜仁慕尼黑和利物浦后卫齐格回忆道。“他听了很多,努力做我们要求他做的事情。他有能力随时过掉对方,并且那总能制造威胁,所以我们决定让他上场。”

然而,不到一个月,齐格就离开了,埃尔南德斯回到了比勒费尔德U23的训练中,并在一队得到了些许机会。2012年7月,他转会到了云达不莱梅二队,1年半的时间里总共在地区联赛上场46次。

随后他又转会到了沃尔夫斯堡二队,但埃尔南德斯并未得到太多的一线队机会。(值得一提的是,在同一时段,中国张稀哲与他曾都在狼堡效力)

2016年,布伦瑞克以15万欧元的价格从沃尔夫斯堡买下了他。他在54场德乙联赛中打进6球,送出7次助攻。布伦瑞克前体育总监马克•阿诺德(Marc Arnold)愉快地回忆起他:“当我们来到这里时,我们知道他的潜力,但他远远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他帮助球队离升入德甲只有一步之遥。

德乙官方网站称,埃尔南德斯的加勒比火花体现在他自发的个性中,这让他成为了被布伦瑞克球迷最宠爱的球员之一。从技术上讲,他被定义为一名技术娴熟、速度很快的球员,在进攻上多才多艺,并且双足五星。网站说,他是两种文化的完美融合。

2018年,他以250万欧元的价格加盟了英冠的诺维奇。再次来到一个新的国家,埃尔南德斯在球场内外都展示了他的速度,他很快就学会了英语来与球迷建立联系,并在2018-19赛季的英冠度过了高产的第一个属于他的完整赛季。

他在那个赛季与诺丁汉森林的比赛最后7分钟打进两球,帮助诺维奇3-3战平诺丁汉森林。赛后他在推特上写道:“这是一种多么好的感觉,感谢我在诺维奇的前两个进球,非常感谢我的队友们的努力,感谢球迷们的支持。”

他在诺维奇的处子赛季就打进8球,并送出10次助攻,帮助诺维奇夺得英冠冠军,并在卡罗路球场披着古巴国旗庆祝。诺维奇顺利升级到了英超联赛。“我渴望为诺维奇效力。我来到这里为我的队友和俱乐部付出一切,并赢得比赛,”这位足球运动员在他的新俱乐部的网站上说。事实上,他在赛场内外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他甚至能让任何人给他积极的评价。BBC记者菲尔•戴利通过他的社交网络保证,埃尔南德斯已经成为他“最喜欢的新球员”。其他球迷附议:“哇,他太可爱了,他说诺维奇很好,”有球迷还说:“你可以每周给一个人几千英镑来追寻快乐,但他选择的是生活中最简单的快乐。”

他创造了历史,成为了英超第一个登场的古巴人。然而,他20分钟的替补登场却没有引起古巴人的兴趣。

随后,他在面对曼联的英超比赛中抓住了麦克托米奈的失误,打入了自己在英超的第一粒进球。

作为儿子和古巴足协之间的中间人,埃尔南德斯母亲说:“他曾为德国U18青年队效力过一次,并有机会继续效力,但他的梦想一直是为古巴效力。”

“我曾多次前往哈瓦那参加会议,但我想我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还没有邀请他。”

在首都哈瓦那,一家以足球为主题的酒吧老板甚至不知道埃尔南德斯是谁,即使他看到了一张照片。在特立尼达的一名古巴导游穿着巴塞罗那的球衣,说着他对足球的热爱,却从未听说过这位开拓性的同胞。在瓦雷代罗经营一家宾馆的老板观看了诺维奇在利物浦的比赛,他还记得评论员说埃尔南德斯是第一个在联赛中出场的古巴人,但他承认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从那以后我就没见过他踢球了,”他说。“很难在这里追踪他的职业生涯,因为他没有为豪门球队效力,所以我们得不到太多的消息。互联网很昂贵,大多数古巴人把它用作社交媒体,而不是搜索新闻。

“他能在英超联赛踢球,这让我感到骄傲。我想听到更多,但在古巴,事实是像内马尔和梅西这样的人更重要。”

即使是在莫隆镇中,他也很少被知晓。在埃尔南德斯曾祖母家附近的一条鹅卵石街道上,一群赤裸着上身的年轻人踢着一个破旧的球,但他们既不认识他的名字,也不认识他的照片。

当被问及是否喜欢足球时,一名出租车司机兴奋地伸手去拿手机,但他并没有拿出与这位著名的前邻居的照,而是拿出了一张C罗的照片。

“问题是,古巴的足球不像德国、英国或其他国家,”坐在旁边的母亲说,她的儿子穿着布伦瑞克球衣,照片上有他的签名。“足球在古巴不是主要运动,也没有很多人关注——但关注足球的人肯定认识我的儿子。”

在小镇的北端坐落着托雷斯体育中心,这是一个纪念古巴标枪运动员的体育中心。奥托雷斯在参加1968年奥运会几周后死于车祸。它是一个简单的粉色建筑群,为当地儿童提供拳击、田径和足球训练。

不远处,路易斯•恩里克(Luis Enrique)正在一片干燥、杂草丛生的场地上训练孩子们踢球。他说“埃尔南德斯从未在这里训练过,但每个与足球有关的人都知道他是谁。”“当他首次在英超联赛中亮相时,大家都很兴奋。虽然我们无法观看比赛,但对我们来说,只要有一个古巴人在那里,他的一举一动都是一种莫大的骄傲。”

传统上,古巴可能更喜欢棒球和拳击,但足球在这里也有一段历史。1938年意大利世界杯上,阿根廷击败罗马尼亚,但最终0 – 8不敌瑞典。菲德尔•卡斯特罗甚至有传闻支持阿森纳——尽管这可能更多地与俱乐部的名字有关,而不是阿森纳在球场上的表现。

古巴足球历史学家劳拉(Mario Lara)说,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棒球在古巴不仅被视为一项运动,而且被视为一种对抗所谓“敌人”美国的手段。十年前,当这个国家最好的棒球运动员开始叛逃到美国时,当局试图用足球来掩盖这件事。

“他们没想到它会这么受欢迎。但一旦足球接触到你,它就会融入你的身体,”劳拉说。“政府试图使用的解决方案对他们来说就像一种疾病,因为现在许多古巴人喜欢足球,而棒球正在遭受痛苦。”

这里有一些迹象表明足球正在崛起。全国广播公司播放了每周的联赛集锦,而报纸也开始报道各大联赛的结果。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恩里克教练不仅希望埃尔南德斯的声望有所增长,还希望他的名气能帮助足球事业进一步发展。

“一个人对古巴人来说就像梅西对阿根廷人一样,是一种激励,”恩里克说。“这就是为什么让孩子们看到他、了解他是很重要的,因为他可以推动更多的人踢足球。我们都希望并梦想着有一天,迟早有一天,他能够为古巴国家队效力。”

此前,古巴球员为了成为职业球员而叛逃。因此,古巴国家队一直不愿征召古巴和中美洲以外的职业球员。

这意味着,古巴在美国的一场比赛中可能会因为球员寻求进入职业比赛的途径而失去一半的球员。

2017年,一项名为“湿脚、干脚”的政策允许踏上美国土地的古巴人获得合法居留权,这意味着这种情况发生得更频繁。

但早在1991年,棒球手阿罗查滞留在迈阿密其叔叔家,拉开了古巴运动员出逃的序幕。

对于足球来说,第一次叛逃发生在2005年7月,古巴国家队前锋加林多和门将莫里纳在金杯赛期间向美国申请移民。2008年03月7名古巴国奥队球员在奥运会足球预选赛对阵美国的比赛之前不辞而别。2011年,奥运会女足预选赛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2名古巴女足运动员穿过美加边境叛逃美国与亲属团聚。2012年,世界杯足球赛中北美洲预选赛在加拿大举行,3名古巴足球运动员又是穿过美加边境叛逃美国。2015年,古巴各年龄段国脚竟然出现13名球员叛逃美国的现象。最近一次出现古巴足球运动员叛逃美国的是在2017的金杯赛上,古巴队长洛佩兹在球队0-7惨败墨西哥后抛弃球队,利用在美国参赛的机会叛逃洛杉矶,获美国合法居留权。

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传奇人物奥斯瓦尔多•阿隆索(Oswaldo“Ozzie”Alonso)是最引人注目的叛逃者之一。2007年,古巴国家队在休斯敦与洪都拉斯举行的金杯比赛中对阵,阿隆索留在了美国。阿隆索在美国有很长的职业生涯,主要是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西雅图海湾队,他在那里赢得了一个联赛冠军,一个附加赛冠军,和四次美国公开赛(相当于美国足总杯)。但他的国家队生涯在2007年休斯顿的那一天结束了。

此后古巴国家队再也不会征召那些在海外效力的球员,并出台一项规定:只有在本国土生土长的球员才能代表国家队出场

“古巴足协是由体育和体育娱乐部门控制的。近十年来,劳拉一直在记录他的国家与足球的关系。

“一名球员要为国家队效力,他必须和那个部门签下合同。这很疯狂,但决定谁为国家队效力的是古巴政府——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让我们惊讶的是,国际足联对他们如此宽容。”

前古巴主教练劳尔·梅德罗斯似乎证实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去年夏天的中北美洲和加勒比金杯赛前,他告诉记者:“我不想谈论更多关于征召球员的问题。我没有答案;我什么都解决不了。要想知道,你必须去部门问问那里的决策者。”

古巴在球场上当然需要更多的人才。在2017年夏天的金杯赛上,古巴三战皆墨,一球未进,丢了17球。劳拉补充道:“我们需要像埃尔南德斯这样的人,因为他可以成为古巴足球的代言人。”

“他是一名优秀的球员,他周围有这种光环,因为他是第一个在英超踢球的球员。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会这么做。

2021年,最新公布的阵容可以被视为古巴足协观念转变的证据。这也可能导致古巴球员的前景发生一些变化,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潜力成为职业球员。

作为一名极为的优秀球员,埃尔南德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国家队在哪里,但现在他有机会实现代表古巴的梦想——他入选了古巴国家队。

与他一起入选这支球队的还有28岁的左后卫豪尔赫•科拉莱斯(Jorge Corrales),虽然他没有叛逃,但自从2015年为了去迈阿密探亲而获得美国签证后,他就再也没有代表过自己的国家。他继续为迈阿密FC、芝加哥火焰队、蒙特利尔冲击等球队效力,目前在俄克拉荷马州的美乙球队塔尔萨钻机工效力。

“我无法解释或描述当我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古巴名单上时的感受,”科拉莱斯在接受美乙联赛官方网站采访时表示。

阿佩兹特圭亚在接受当地电台采访时表示:“我感到一些独一无二、特别的事情,这在我的生命中只会发生一次。”

“我会在每场比赛中都抓住机会。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帮助古巴足球,让人民满意。”

另一方面,来自西乙B(当时还未改制,仍称西乙B)纳瓦尔卡内罗的21岁后防新星卡瓦菲也入选了名单。

来自巴西Navegantes Esporte俱乐部的桑迪•桑切斯、桑德罗•库蒂诺和桑德尔•费尔南德斯三人也入选了大名单,这是古巴国家队有史以来最国际化的一次入选。

征召这些球员的部分原因是,这些球员一直在踢常规比赛,他们比古巴国内球员更有比赛状态。在古巴应对新冠疫情期间,古巴国内联赛一直处于暂停状态。

埃尔南德斯曾在2018年11月被征召进入古巴国家队,但尽管他被允许加入球队进行训练,但他的国家队征召后来被取消。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古巴足协一直不愿意给在国外踢球的职业球员颁发许可,因此,许多古巴球员一有机会就叛逃了。

但埃尔南德斯从未走上这条路,他经常表示自己希望代表自己的国家。他和其他许多球员都有为古巴效力的夙愿。

这位诺维奇的边锋在过去谈到了他的国家自豪的历史,提到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等重要人物,并希望自己能够在足球场上为该国做出贡献。

“为我的国家效力将是一个梦想,”埃尔南德斯曾在诺维奇的节目中说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我将在下个月代表古巴国家队首次亮相,这将是不可思议的。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努力,我从国家队那里得到了一个信息,他们说,在3月份的下一次国际比赛期间,古巴有两场世预赛要踢,我已经收到了邀请。”

最终,他赶上了与危地马拉和库拉索举行的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世预赛,但可惜的是这两场比赛都在危地马拉举行,古巴失去了一个主场优势。

埃尔南德斯从诺维奇出发,长途跋涉横跨大西洋,代表自己的国家出战,这是一项充满爱心的工作。但是此前他下了飞机后就开始疯狂地奔跑,直到开球40分钟后才到达球场。这名28岁的球员在与危地马拉世预赛的中场休息出现在教练和球员们的视野中。

经过古巴驻危地马拉大使馆披露,他计划的路线是不切实际的,由于疫情原因,美国对来自英国的旅行者规定了限制。在世预赛的72小时前,埃尔南德斯是否能进入危地马拉都是个问题。这是因为该国正在施行一项政策:禁止来自英国的旅客入境。古巴驻危地马拉大使馆紧急向危地马拉外交部和公共卫生和社会福利部申请批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的埃尔南德斯入境。古巴大使馆不得不立马开始思考解决方案,由于埃尔南德斯没有正式的古巴护照,大使馆不得不加紧办理。与此同时,古巴体育部门也在想办法,他们评估了让埃尔南德斯从西班牙跟随古巴特许代表团一同前往危地马拉,为此,相关部门还为埃尔南德斯专门安排了一张票。

但事与愿违,古巴足协要求诺维奇不要让埃尔南德斯踢3月20日对阵布莱克本的英冠联赛,但诺维奇并未同意,将埃尔南德斯列入了大名单。最为可笑的是,他并未登场。这一事件让埃尔南德斯无法前往西班牙,从而也无法及时赶到危地马拉。

为此,绝望的埃尔南德斯试图包机去哈瓦那。但被古巴相关部门认为是一项过高的费用,不能包机。埃尔南德斯又想到了新的选择,比如租一艘包机去西班牙,但也同样非常昂贵,而且他并未获得在马德里的降落许可。

终于,在相关部门的安排下,他乘坐了一架伦敦到墨西哥的航班,由于墨西哥对来自英国的旅客没有限制,所以旅行异常顺利。

但到达墨西哥后,不幸又发生了:帕卡亚火山再次喷发,将整个城市笼罩在灰烬之中,拉奥罗拉国际机场被迫关闭。就连大自然也不允许埃尔南德斯和其他运动员准时到达。

拉奥罗拉机场的一切都在继续取消:没有人进出。几个小时过去了,很明显,埃尔南德斯将被困在墨西哥。

古巴体育部门仍然在想着办法,试图找到通过陆路前往危地马拉的方法。官员们提出通过萨尔瓦多以进入危地马拉的方式,因为该国虽然对来自英国的旅行者存在限制,但允许过境。最后,这一选择被拒绝了。

直到3月24日,也就是比赛的前一天,埃尔南德斯被建议前往距离危地马拉城300公里的墨西哥恰帕斯州首府塔帕丘拉。当时的解决办法是他开车旅行,这趟旅程将近6个小时,但他不惜遇到塞车和其他危险。

离比赛开始只有五个小时了。在古巴驻危地马拉领事的支持下,进行了最后的协调工作。

但时间越来越短,于是出现了其他想法(出租车换乘),比如使用直升机或轻型飞机。2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就绪:埃尔南德斯获得了许可,并且有了飞行员驾驶的轻型飞机。一名古巴技术官员将承担陪同他的任务。然而,当飞机开始起飞时,发生了技术故障,不得不更换。航班又延误了一个小时。与此同时,从塔帕库拉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墨西哥警方询问了奥内尔住在那里的原因,并来到一个隔离的房间单独审问他。

墨西哥外交部向其驻危地马拉城市Tecún Umán的总领事表示,后者保证将前往塔帕丘拉机场保护奥内尔。在此期间,与埃尔南德斯失联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的球员进入球场时,埃尔南德斯不在首发名单中。他不在那儿,他还没到城里。

警察和陪同的司机第一次遇到这种窘境:匆忙的埃尔南德斯在警车后座换球服,期待着第一场为国征战的比赛。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径直走向球场,为国而战。警察的护送使埃尔南德斯享受了一次总统待遇。没有什么能阻止他。

就在下半场开始时,他做了热身,作为替补上场。他为每一个球拼命奔跑,像一个优秀的古巴人一样战斗,虽然最终0-1落败。但事实证明他是祖国古巴的坚定捍卫者。

四天后,在对库拉索的比赛中,他打入了他在国家队的第一个进球,并感动了古巴观众,这最终证实了他的优秀品质。虽然古巴面对希丁克带队的库拉索以1-2的比分遗憾落败,但这对古巴足球来说足矣。

埃尔南德斯称这是“古巴足球悲伤的一天”,因为美国政府对古巴进行了持续的政治封锁,古巴被逐出了金杯赛。

埃尔南德斯是古巴在迈阿密对阵法圭亚那的大名单中的一员,但由于签证问题滞留在尼加拉瓜,导致比赛取消,古巴也被踢出了比赛。

新冠大流行使旅行变得越来越困难。古巴代表团原定于周四前往南佛罗里达州,但这场危机延长了签证程序。

埃尔南德斯成为了古巴足协改变策略的一部分,此前古巴足协只允许在国内比赛的球员入选国家队。这名边锋在代表国家队出场的5次比赛中打进2球,他很期待参加金杯预选赛。

沮丧的埃尔南德斯在推特上写道:“我们训练了整整一个月,为美国金杯做准备。比赛将于今天7点在迈阿密举行,我们都还坐在尼加拉瓜的酒店里为一些球员办理签证。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都在那里,而我们不是中北美洲和加勒比,这怎么可能呢?这是古巴足球悲伤的一天。我永远不会看到我的队友那样哭泣,他们牺牲了太多。”

“中北美和加勒比足联一直与古巴足协就他们参加2021年金杯赛预选赛的事宜保持定期沟通。不幸的是,由于新冠疫情相关的限制措施,以及所需的新冠检测制度,他们与法属圭亚那的比赛将不会举行。

鉴于目前的公共卫生状况和目前需要遵守的协议,参加队的健康和安全不能受到损害。

“法属圭亚那将进入预选赛第二轮,将于2021年7月6日星期二对阵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埃尔南德斯在2021年夏窗租借给了米德尔斯堡,但在河畔球场,他表现机会不多。半年后,他又租借加盟了伯明翰。在伯明翰,他出场22次,其中21次首发,打进三球送出三次助攻。与此同时,他在古巴国家队的生涯也逐渐步入正轨。在今年六月的中北美国联对阵安提瓜和巴布达的比赛中,他攻入一球,表现可圈可点。

“天空是蔚蓝色,窗外有千纸鹤”,衷心祝愿埃尔南德斯和古巴足球在未来得到更好的发展,在更大的平台上展现自己的能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